注册

净利下滑近8成、负债首超千亿 “旺季涨价”能救京沪高铁吗?

2020-10-31 08:38:53 新京报 

10月30日晚间,京沪高铁发布今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4.87%,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79.33%,归母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79.44%。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京沪高铁负债合计首次超过千亿。

一度被称为“我国最赚钱铁路”的京沪高铁在疫情影响之下也出现业绩下滑。

10月30日晚间,京沪高铁发布今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34.87%,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79.33%,归母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79.44%。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京沪高铁负债合计首次超过千亿,达到1002.75亿元。

受疫情影响的背景下,京沪高铁开通9年来首推浮动票价制度,据记者粗略计算,按照目前二等座价格,在实行浮动票价后,北京南站开往上海虹桥站最高涨价45元/座,最低价格时降价55元/座。而商务座最高涨200元。

对此,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京沪高铁实行浮动票价制度,不仅是缓和疫情对铁路经济的冲击,也是国家对市场配置资源的探索。

“京沪高铁是我国铁路的样板,调价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企业渡过疫情难关,另一方面也是引进灵活市场机制,航空公司早已根据淡旺季调节票价,高铁也应该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孙章表示。

2020年预计业绩大幅下滑 总负债首次超千亿

具体来看,京沪高铁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1.92亿元,同比下滑34.87%,实现归母净利润18.48亿元,同比下滑79.33%,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19.52亿元,同比下滑79.44%。

其中,第三季度,京沪高铁实现营业收入71.46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96.19亿元有所下滑;实现净利润11.65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35.16亿元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京沪高铁解释称,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各地政府部门出台居民居家隔离、公共场所限流等管控措施,游客乘车出行意愿较低,从短期来看,旅客乘车需求难以完全恢复。

实际上,京沪高铁今年上半年业绩也不太乐观,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归母扣非净利润分别下滑40.13%、90.06%、88.96%。

在此背景下,京沪高铁在三季报中预测,公司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即2020年全年)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与上年同期相比有较大幅度下滑。但长远来看,本次疫情预期不会对公司长期经营和核心竞争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铁路运输行业将迎来需求释放的拐点。

对于应对措施,京沪高铁表示,公司将利用铁路运输业复苏的有利时机,采取加强经营手段、严格控制成本费用、争取有利的政策支持等措施,尽量减少本次疫情对公司造成的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京沪高铁不仅业绩下滑,负债也不断攀升。

记者注意到,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京沪高铁负债合计首次超过千亿,达到1002.75亿元,而去年末时京沪高铁负债合计尚为853.50亿元。

具体来看,京沪高铁今年三季度末的流动负债达到191.81亿元,相比于去年末的129.12亿元大幅增长。而今年三季度末的非流动负债达到810.94亿元,去年末则只有724.38亿元。

在流动负债中,今年三季度末出现了3.10亿元的合同负债,而去年末没有这笔款项。此外,流动负债中,京沪高铁的短期借款高达100.09亿元,去年末时也没有这笔款项。

而在非流动负债中,今年三季度末,京沪高铁的长期借款达到776.54亿元,相比于去年末的647.16亿元大幅增长。

此外,今年前三季度,京沪高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9.27亿元,同比减少44.66%。

首推浮动票价机制 专家:探索市场配置资源

据介绍,京沪高铁连接“京津冀”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区,纵贯北京、天津、上海三大直辖市和河北、山东、安徽、江苏四省,全线共设24 个车站,其中,北京南、天津 西、济南西、南京南及上海虹桥站等均为重要的交通枢纽站。

由于连接“京津冀”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区、沿线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高,京沪高铁也取得了惊人的盈利能力。

2016年-2018年,京沪高铁分别实现净利润79.03亿元、90.53亿元、102.47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京沪高铁实现净利润95.19亿元。

而在今年疫情的背景下,京沪高铁开通9年来首推浮动票价机制。

10月23日,京沪高铁发布公告显示,京沪高铁将实行浮动票价机制。改变目前执行的固定票价的做法,实行优质优价、灵活的浮动票价机制,以现行执行票价为基准价实行上下浮动。

京沪高铁称,将对时速 300~350 公里动车组列车二等座公布票价进行优化调整,同时将商务座、特等座和一等座与二等座的比价关系分别按照 3.5 倍、1.8 倍和 1.6 倍执行。

具体来看,京沪高铁将北京南站-上海虹桥站全程列车二等座最高执行票价调整为598 元,最低执行票价调整为498元。全程列车商务座最高执行票价调整为1998元,最低执行票价为1748元。公司将根据客流情况,灵活调整执行票价。同步推出客运服务提质等举措。

京沪高铁对此表示,2011 年 6 月 30 日京沪高铁开通运营以来,客流运量大幅增长,平均客座率高位运行,九年多来始终执行单一票价,未能体现出产品结构的差异化和优质优价的原则,定价市场化程度不高。

京沪高铁表示,此次调整票价有升有降。按照旅客对图定旅行时间、席别服务的不同需求合理调整票价,让广大旅客有更多的出行选择。本次调整体现优质优价。统筹考虑图定旅行时间和客座率等因素,合理安排列车票价档次。

记者注意到,目前北京南站开往上海虹桥站的二等座票价为553元。

据记者粗略计算,按照目前二等座价格,在实行浮动票价后,最高涨价45元/座,最低价格时降价55元/座。而商务座最高涨200元。

“这正是‘既要有效的市场,也要有为的政府’的体现”,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京沪高铁实行浮动票价制度,不仅是缓和疫情对铁路经济的冲击,也是国家对市场配置资源的探索。

在他看来,在疫情影响之下,京沪高铁今年前三季度客流量出现较大幅度下滑,而随着疫情缓和,如今我国民航已经基本恢复,国外豪华邮轮则处境艰难,国内高铁正好介于二者之间,客流量也恢复了不少,但还没有到去年同期的水平。

在此背景下,目前市场、政府、民营企业三个角度在不断磨合探索,如何让高铁经济更有活力,如何缓解疫情的冲击。

“京沪高铁是我国铁路的样板,调价一方面是政府支持企业渡过疫情难关,另一方面也是引进灵活市场机制,航空公司早已根据淡旺季调节票价,高铁也应该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孙章表示。

而对于调节票价是否会影响客流量,孙章认为,京沪高铁沿途有不少商务乘客,对价格并不非常敏感,而且京沪高铁票价浮动并非一味涨价,淡季出行也会降价,这对于商务人士出差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

孙章建议,未来京沪高铁不仅可以探索静音车厢票价浮动,也可以推行次卡、季卡等,让乘客按照次数、时间灵活选择,促进铁路经济进一步发展。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林子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杨许丽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王中王四不像生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