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黄金文化第一股前实控人“陷落”

2020-10-31 07:50:02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王迎春 北京报道

抱住国资大腿已两年的金一文化(002721,股吧)(002721.SZ)还未走出困难局面。10月29日正式披露的2020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这家国内黄金文化概念第一股仍在亏损,且亏损额逐季度放大。此时,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前实际控制人钟葱的日子也不好过,所持有股份被轮候冻结。

来自证监会的信息显示,钟葱的多位商务朋友或他们的家属因涉内幕交易案先后被处罚,其中一人账面亏损早已超过1亿元,且涉案纠纷迁延多年,2020年10月9日证监会对其下发第二份处罚决定书。

创始人钟葱曾为A股最年轻董事长

金一文化于9月30日披露,股东钟葱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份11.66%被轮候冻结,此次冻结机关是深圳市公安局,原因不详。自2018年7月10日以来,众多债权人向全国多家法院申请将钟葱名下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予以冻结,期限二年、三年不等。自进入2020年5月以后,才解冻了几笔。10月26日至27日,钟葱名下约60万股被司法拍卖,在此种情况下也无人接盘,以流拍而终。

由于与多家金融机构的股票质押交易违约以及其他借款合同违约,自2019年10月起,钟葱名下持有的部分股份被金融机构在二级市场处置,有些则来自法院的强制拍卖。这种被动减持一直持续到今年6月。

当前,钟葱仍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也是公司的创始人,在2018年8月前,他一直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14年1月,金一文化登陆深交所。据招股说明书介绍,创始人钟葱生于1975年,在公司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也就是说,金一文化上市之时,这位创始人年仅29岁。因此,那一年,他被誉为A股最年轻董事长,格外引人注目。他的成长经历甚至激励了一大批渴望成功的年轻人。

钟葱成长于江西省瑞金县一个离县城尚有30公里远的农村,他的最高学历是徐州建筑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专。渴望成功促使他毕业后即选择闯荡北京。一个20岁的年轻人并不知道从何开始。为谋生,他在北京一家信息咨询公司找了份编辑工作,这就是他闯荡的起点。他还有个爱好——集邮,收藏和研究邮票。正是这个爱好,后来竟引领他走向成功。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一个与邮票有关的创意在他脑海中诞生,推出与申奥有关的纪念邮票卡册。有了想法他就立即行动,找了一批朋友筹钱,一口气印了5000套。拿着这批邮票卡册,他跑到天安门广场、酒吧一条街等人多的地方,竟很快卖完了这批货。

赚钱的快感让他决意从事邮票与金银币设计行业,并于2003年组建了自己的设计公司,并与国家邮政总局成为了合作伙伴。有了数年累积,2007年,他决定用黄金作为载体,诠释文化,用文化包装黄金工艺品,进入贵金属创意设计领域。他紧紧抓住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等大型国家盛事,推出一系列纪念产品。黄金还是那些黄金,但因为有了文化创意的植入,产品价格几倍增长。

至上市前,金一文化被国家文化部授予“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正是在“文化”的支撑下,这家公司的规模迅速扩大,并受到投资者热捧,于2014年1月登陆深交所。

借着资本的力量,钟葱推动金一文化野蛮生长,于2016年11月拿下央视三个标段王,使2017年全年央视《新闻联播》结束后第一段广告长期被金一珠宝占据。这一年,金一文化仅在央视的广告投放金额就超过11亿元。

2017年,钟葱在老家江西也搞出了大动静,五一节,在江西18个县市同时开设218个门店。他甚至在老家的钟氏祠堂,以钟氏后代名人的身份接受央视记者采访。

在股权市场,他先后启动了多笔收购,收购时间集中于2017年,少数则落实于2015年。幸运的是,这些收购谈成的多达5笔,且收购大部分采取少量现金加多数股份的方式,当时的非公开发行方案获得市场认可与监管核准。

或许收购热潮使金一文化散发出魅惑光晕,吸引钟葱多位商务朋友或他们的亲属踏入内幕交易这一禁地。讽刺的是,这些不当利益的攫取者,大多没有抢到幻想中的收益,有人投入巨资但账面亏损早已超过1亿元,其本不见光的行径被证监会画影图形,公之于天下。

商务朋友圈和内幕交易者

2018年9月,证监会公布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涉及3人内幕交易案,交易的股票均集中于一股——金一文化。

此内幕交易案围绕的热点事件为2015年至2016年间金一文化收购深圳市捷夫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夫珠宝”)。

收购前,捷夫珠宝的实际控制人为周凡卜。2015年,钟葱有意收购捷夫珠宝,与周凡卜相识后,两人一直保持业务上的合作。双方的收购细节谈判最终于2016年9月初完成。据证监会调查,不晚于2016年9月1日,周凡卜回家与父母、二姐周凡娜、姐夫陈锡林一起吃饭,聊到了周凡卜向金一文化出售捷夫珠宝之事。

2016年9月6日,一位刘姓人士在广东证券汕头潮阳区棉城营业部开立证券账户,并分别于9月7日、8日、9日,连续三天集中买入金一文化共61.84万股,动用金额1238.24万元。据证监会调查,此刘姓人士的资金来源正是周凡娜夫妇,其证券账户也实为周凡娜夫妇控制。

最终,钟葱的商务朋友周凡卜,其亲属周凡娜夫妇在此特殊时段交易金一文化的行为,被证监会认定为内幕交易。至案发之时,此交易仅令两人账面盈余8.47万元。这笔盈余被罚没,此外两人合计处以25.41万元罚款。

与上述两人同时被罚的还有一人——黄钦坚,他也是钟葱商务上的朋友。

2015年,金一文化公布一项重大资产重组,收购深圳市卡尼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尼小贷”)60%股份。收购前,卡尼小贷的控股股东为深圳市卡尼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尼珠宝”),卡尼珠宝的实际控制人为黄钦坚。

2016年7月23日,当捷夫珠宝实际控制人周凡卜前往深圳与钟葱见面,就金一文化意向收购捷夫珠宝做商业介绍时,黄钦坚也在现场参与谈判。此时金一文化已完成对卡尼小贷控股权的收购,黄钦坚此时在卡尼小贷担任董事。

与周凡娜夫妇二人的操作相似,黄钦坚也是通过他人账户在特殊时间点交易金一文化的股票。只是比周凡娜夫妇更为隐避的是,黄钦坚没有采用新开立账户,而是采用年代无关联的旧账户,一为朱姓自然人于2009年4月27日开立,一为李姓自然人于2015年5月15日开立。而黄钦坚联系上朱姓自然人是通过朱的前妻。

尽管如此,两个账户资金流水和交易记录依然令黄钦坚的内幕交易行为暴露。

据证监会调查,黄钦坚分别于2016年7月28日、29日、8月2日、18日、19日、24日,向两个账户转入资金共计4000万元。这两个账户分别于2016年7月29日、8月1日、22日、24日、25日购入近200万股,并于后来的一年分批陆续卖出。至案发时,两人账户尚有金一文化800股,并且亏损额超过700万元。自然,黄钦坚领到了应有的罚单。

在钟葱的朋友圈及其亲属中,从投入资金、损益、罚单以及与证监会交涉情况看,在内幕交易一事上,周凡娜夫妇、黄钦坚并非陷落最深的人。钟葱的同行、深圳粤豪珠宝有限公司总裁周德奋自踏入内幕交易禁地后输得最惨。周德奋仅比钟葱大几个月,曾在金一文化2015年的资产收购中充当过推荐人,从这个意义上讲,周德奋对钟葱的事业有过帮助。

2015年7月7日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在停牌前,周德奋利用名下公司的4位员工账户,集中于7月1日、2日、3日、6日买入超过21万股,买入金额近1.5亿元。证监会调查这些资金来源,均来自周德奋的父亲。而这4位员工的账户并不由这4人操作,由周德奋指示专人下单决策。

案发之时,上述账户尚有近3000万元盈利。不过,由于周德奋对证监会的调查结论不认可,并提起了行政诉讼,以致这笔盈利一直不能了结。至2018年10月29日,周德奋控制的账户亏损近1.1亿元。

由于证监会的最终结论于2020年10月9日公布,在处罚书下发前,周德奋仍不能处置这些股票。查看金一文化两年来的股价走势图,与2018年10月29日相比,当前金一文化股价已下跌了近30%。也就是说,周德奋的仓位亏损还在扩大。此时,证监会要求周德奋依法处置上述非法持有的证券,周德奋哪怕割肉也得执行,此外还需上缴60万元行政处罚款。

国资被套牢 个人难获解脱

钟葱的这些朋友或他们的家属,因内幕交易案被证监会调查之时,钟葱的日子也不好过。

在当过央视标王、强力扩张后,2018年1月,金一文化股价在短短3个月内升至一个陡峰,此后迅速跌落,从此再也没有崛起过。钟葱名下间接与直接控制的股份先后因融资而质押给各大金融机构。这些质押盘纷纷被坠落的股价打翻。最困难的时候,钟葱名下的控股公司,也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竟资不抵债。

真相暴露前,钟葱在二级市场释放利好——计划增持上市公司股票,直至他的质押盘触及平仓线消息披露3个月后,宣布增持承诺的人才向市场公布终止增持的消息。此时,钟葱对上市公司的控股权已经转手他人。

金一文化仍可以说是一个幸运者,与同时期一批上市公司基本面持续恶化以致ST、*ST不同的是,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以强力接盘者的形象为这家上市公司力挽狂澜。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以旗下公司——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金科集团”),收购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上海碧空龙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在此之前,这批股权为钟葱及其亲属持有。

收购额1元。

海金科集团没有捡到便宜,此时碧空龙翔已资不抵债,负债超过21亿元。海金科集团收购碧空龙翔也意味着需承接这家公司的负债。

另外,海金科集团还承诺向上市公司提供借款,补充上市公司流动性。查询近几年来的动态,2020年8月27日上市公司披露,其将向海金科集团及其子公司申请借款额度由40亿元扩大至50亿元。截至目前,上市公司向海金科集团实际发生的借款已接近40亿元。

海金科集团这一沉重的负债包袱最终还需金一文化的业绩改善来解救。然而,10月29日公布的最新业绩报告显示,金一文化前三季度亏损4.45亿元,其中第三季度亏损2亿元。查询公司前两个季度业绩情况,一季度亏损超过7500万元,二季度亏损超过1.8亿元。也就是说今年以来,金一文化的亏损正在逐季度扩大。倒霉的是,金一文化的资产正在缩水,10月29日在披露惨淡业绩的同时,也公布了一条令人不安的消息:拟计提前三季度资产减值准备2.2亿元。

尽管抱上国资大腿,上市公司渡过了资金难关,但钟葱并没有获得解脱。他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无人接盘,且被一家又一家债权人围追堵截。危机爆发已超过两年,至今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还在更新关于他的股份被轮候冻结的信息。

被套牢的还有广大投资者。当前金一文化市值仅30亿元,股价已打回至历史低点,截至上市公司最新公布的数据,尚有3万余名股民在这个低位股价挣扎。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王中王四不像生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