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广联航空登陆创业板:大客户集中 子公司盈利存疑

2020-10-31 07:45:02 中国经营报 

本报实习记者 段楚婷 记者 童海华 北京报道

10月29日,广联航空工业股份有限公司(300900.SZ,以下简称“广联航空”)正式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相较于17.87元/股的发行价格,广联航空上市首日即涨304.53%,开盘70元/股,收于72.29元/股。

公开信息显示,作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广联航空主营航空工装、航空零部件及无人机研制等业务,目前已与哈尔滨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国内重点主机制造厂商以及数家航空领域重点科研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

不过,大客户集中一方面为广联航空带来稳定的业务收入,另一方面也使得企业的应收账款在总资产中占比较高,收入确认集中于第四季度。

此外,《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梳理发现,从2018年末至2019年末,广联航空的全资子公司——哈尔滨卡普勒广联航空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普勒广联”)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实现翻倍,但由于上市公司未披露子公司具体承接的业务,未可知其业绩增长的原因。

无人机业务猛增

广联航空成立于2011年,其主营业务为航空工装、航空零部件、无人机及航空辅助工具等航空工业相关产品的研发、制造。

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披露,广联航空主要通过各主机厂的任务分派、综合评标、议标和公开竞标等方式获取订单,之后按照客户的要求进行设计、研发、制造,最后通过销售相关产品获得盈利。

2017年至2019年,广联航空分别取得营业收入1.07亿元、2.06亿元及 2.68亿元,2018年、2019年增长率分别为93.70%、30.08%。

在各期营业收入中,主营业务收入的占比达97.26%、98.7%及98.97%。而从近三年产品的收入情况来看,企业主要产品——航空工装、航空零部件、无人机的收入及其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波动较大。

其中,航空工装在2017年、2018年的收入为8632.47万元、8205.51万元,而2019年则增长为1.17亿元。上述三年,该产品的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83.3%、40.28%及43.95%。

与航空工装的收入占比呈下降趋势相反,2017年,企业在无人机产品上的收入为273.5万元,其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仅为2.64%。到了2019年,这一占比提升至42.69%,而无人机产品的收入也增长为1.13亿元。

针对无人机业务收入增长较快、报告期内主要产品收入金额大幅波动等情况,深圳证券交易所也于今年7月向广联航空发出了落实函。

广联航空在回复中解释称,无人机整机产品于2017年正式交付并实现收入,于2018年实现批量生产销售,2019年进一步增长,其收入增长较快具有合理性。 而航空工装产品收入变动则是与工装当年配套的航空器有关。

除了主营产品的收入在报告期内发生变动,2017年至2019年,广联航空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也存在小幅波动,分别为43.74%、51.04%和49.20%。

对比广联航空同行业的4家民营军工上市公司、2家民营军工新三板挂牌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前者除2017年比6家企业均值低9.29%外,2018年、2019年与6家企业均值基本一致。

不过,在今年6月公开的招股书申报稿中,广联航空提到在“极端情况下,本公司将面临营业利润同比下滑50%以上的风险。” 而在10月21日公开的招股书中已经找不到该风险因素。

对此,深交所也在上述落实函中要求企业说明经营业绩大幅下滑风险的具体依据和原因等问题。

广联航空在回复中称,发行人所处航空军工行业具有良好前景,其主营产品具有较为突出的行业地位与竞争优势,已将该风险从招股书中删除。

应收账款较高

受行业特殊性的影响,处于航空制造产业链中上游的广联航空客户集中度较高。

据招股书透露,广联航空的客户主要为中航工业、中国商飞等国内航空工业核心制造商旗下的各飞机主机制造厂商,航天科工等央企集团下属科研院所及科研生产单位等。

2017年至2019年,企业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分别为9349.05万元、1.8亿元和2.5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7.74%、87.37%和 93.61%。

由于大型客户采取预算管理和产品集中采购制度,广联航空在收入确认及经营业绩上存在季节差异,尤其第四季度收入在全年收入中占比最高,2018年、2019年在全年收入中占比达77.1%、63.14%。

从财务指标来看,集中分布的客户及其结算特点也影响了广联航空的应收账款,使报告期内企业的应收账款在总资产中的占比较高。

2017年至2019年,广联航空年末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分别为1.1亿元、2亿元和 2.9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达27.58%、31.17%和37.39%,并且在2017年和2019年超过了当年营业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在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中,逾期的应收账款占比依次为26.81%、29.22%以及20.13%。截至2020年5月31日,2017年、2018年的逾期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比例为57.79%、73.55%,而2019年该比例仅为24.31%。

此外,在应收账款的影响下,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出现较大变动。2017年,广联航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280.94万元,与当期净利润1850万元差异不大。

但随后的2018年和2019年,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53.47万元和-772.79万元,而当期净利润则分别达5295.44万元、7482.1万元。

在将净利润调节为经营活动现金流量的过程中,“经营性应收项目的减少”一项在2017年至2019年变动较大,从2017年的-2886.75万元,到2018年、2019年分别为-1.3亿元、-1.13亿元。

对于2018年、2019年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53.47万元和-772.79万元的原因,广联航空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一方面受客户结算方式影响,公司在报告期各期末的应收账款相对较高,另一方面,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期末存货快速增加。

子公司盈利增长数倍

在广联航空旗下子公司中,卡普勒广联成立于2013年4月,原系西班牙航空制造业公司卡普勒欧洲与广联航空设立的合资公司。其中,卡普勒欧洲的全资子公司——卡普勒亚洲持有62.50%股权,而广联航空持有37.50%股权。

据招股书披露,卡普勒广联自设立以来一直未开展业务,处于长期亏损状态,但拥有生产复合材料零部件的关键设备或设施。截至2018年末,其营业收入为15.84万元,净利润为-804.79万元。

2019年3月,广联航空在董事会议上同意收购卡普勒亚洲持有的卡普勒广联股权,随后双方于4月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收购总价为766.25万元。

被纳为全资子公司后,卡普勒广联的营业收入于2019年度达11141.08万元,净利润为814.08万元。与截至2018年末数据相比,该公司2019年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都增长了数倍,但具体承接的业务却未被披露。

此外,记者在梳理资料时发现,广联航空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增夺与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于刚曾集中于2019年将各自控制的其他公司更改了名称与经营范围。

招股书显示,哈尔滨辰拓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辰拓教育”)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增夺控制的公司”。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辰拓教育于2019年3月由原名称哈尔滨辰拓航空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更改为现名。

其经营范围由碳纤维、玻璃纤维复合材料的技术开发,制造、销售复合材料及其零部件的产品及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更改为教育软件的技术开发、技术推广等。

此外,鸡西佳盈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盈物流”)在招股书中为“王增夺的妹妹王春艳曾控制的公司”,但从天眼查得知,该公司现仍为王春艳100%持股。

2019年6月,佳盈物流由原名称鸡西广联机床有限公司更改为现名,经营范围由模具、冶金专用设备、金属切削机床制造、金属铸、锻加工等,更改为普通货物道路运输、通用仓储。

除实控人王增夺外,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于刚控制的哈尔滨崇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于2019年4月由原名称哈尔滨市三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更改为现名,经营范围由机械加工、铆焊更改为企业形象策划、会议及展览展示服务。

关于王增夺、于刚集中于2019年更改上述公司名称及经营范围的原因、卡普勒广联2019年承接的业务等问题,记者致函广联航空,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王中王四不像生肖图